天ぷら

最近樂團沼中
不一起搞樂團嗎?٩̋(ˊ•͈ω•͈ˋ)و

バンやろ|かずあさ(一葵)
刀剣乱舞|こぎなき(雙狐)
排球|及影、月山
A3!|丞紬、みすかず(可逆)

※低產文、常忘記回覆請見諒

【No.6未來都市/鼠苑】紫苑誕生賀

好久沒浮上來更新!好久不見!
遲來的生日慶祝!!
想想當初因緣際會看到漫畫入這坑也是國中的事情了,到現在內心還是最喜歡這部作品,跪求快點出後續嗚嗚嗚嗚嗚嗚TOTTTT
這幾天為了怕太OOC偷爬回去複習最後一話漫畫,結果整個哭崩,隔了N年再看一次必再相見的誓約吻真是又虐又開心啊( 有事嗎#)

※OOC可能
※太久沒動筆手感出走請見諒
※有些少女心的紫苑(?)
※這些都可以接受的話,請看下去↓ ↓ ↓

偌大的房間裡,依稀可以聽見哭泣聲,聲音斷斷續續卻彷彿聲嘶力竭的吶喊一般,昏暗的燈光下勉強看得到一個正歇斯底里顫抖著的身影。
「嗚……嗚嗚…抱歉啊…嗚…」紫苑口裡呢喃著似是道歉的字詞,緩緩的打算起身從床邊移動到床上。
總會有的,在隔著一段時間後的某天,像這樣歇斯底里的哭泣,就像發洩情緒般,對於紫苑來說只是一種宣洩管道。
自從跟老鼠約定必再相見而立下誓約之吻以來已經邁入第三年了,重建一座都市並不如想像中那般簡單,為了那些因為寄生蜂而喪失親人的住民們,亦為了實現自己的決心,紫苑前期總日以繼夜的超時工作,在忙碌中看到日出已是家常便飯。
雖然到了後期已不如之前繁忙,甚至有了與母親、借狗人、力河先生一起吃著麵包歡笑的時間,在外人看來是如此幸福,但正因為放鬆下來了,在某些地方湧現出的違和感彷彿一瞬間要將自己淹沒,為了從那股黑暗中解放出去,宣洩便成了必要的事情,被悄悄的嵌入紫苑的日常生活中,成為了誰也不知道的存在。
至少,紫苑是如此認為的。
由於不想被他人知曉,他從此成了說謊慣犯,藉口著要去市中心的研究處忙碌並在此過夜,好讓自己有時間從歇斯底里的過程中重新振作成平常的自己。
然而,一次次編織謊話,總有百密一疏的時候,譬如借狗人偶然從自家狗兒口中打探到的蛛絲馬跡,又譬如母親無心的帶著麵包來訪卻發現自家兒子的另一面。
「對不起,又一次違背諾言了呢……」
他一邊喃喃自語地爬上床鋪,抽了幾張紙巾準備收拾臉上的一片慘劇。
明明說好必再相見也下定決心,然而此時此刻的自己卻那麼懦弱,想必被老鼠看到又會得到一番嘲笑的吧!
「我的陛下,堅強的您到哪裡去了呢?」
他心血來潮的模仿起老鼠的語氣,自嘲的笑了幾聲,一邊拉起從來不曾好好整理的被單準備休息。
「陛下想要效仿我也行……」
剎那間,有股溫熱的氣息貼近耳邊,紫苑還沒來的及做出反應,對方便接下去說道:「但如此生硬的演技是無法完美效仿的,我的陛下。」
昏暗中,對方有禮貌的行了個禮,就算是在模糊不清的狀態下紫苑也認的出來那許久不見卻又熟悉的身影。
「老…鼠?老鼠是你嗎?」他激動的起身,顧不得自己被嘲諷的一身狼狽,慌亂的撲向黑暗中的身影。
「嗚哇,紫苑,過了三年你還是那麼單細胞啊!」對方無奈又帶著些許寵溺的牢牢接住那胡來的身子,接著在他耳邊繼續低語:「如果今天是他人偽裝成你所認識的老鼠,如此莽撞,你早就死了哦……」
紫苑沒有回話,僅是維持同樣的姿勢,這下子老鼠換詫異了。
「我的陛下,您不會是像孩子一樣哭鼻子了吧……?」聽起來是嘲諷的話語,實則是在試探對方的反應,然而本以為會得到紫苑逞強辯解的老鼠卻在對方脫口而出話語時,徹底懵了。
「是,我是在哭鼻子沒錯…健忘有該有限度啊…臭老鼠……」他哀怨地抬起視線,昏暗的燈光下老鼠隱約可以看見紅透的雙頰跟鼻尖以及濕濡的雙眼。
忘了什麼…?如果是指時間的話紫苑應該也明白雖然說了必再相見卻也沒約好確切是多久這件事,那麼究竟是忘了什麼?
他思索了一會卻無從了解問題的解答。
「笨蛋。」
紫苑從對方身上下來,站穩了腳步後,踮起雙腳,唇瓣輕巧地落在對方的嘴唇上。
「回來的吻,你忘記了。」
從來沒見過的彆扭的表情映在紫苑臉上,他立馬將腦袋縮進老鼠懷中,然後又如同起初一般維持不動了。
——『歡迎回來,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