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ぷら

最近樂團沼中
不一起搞樂團嗎?٩̋(ˊ•͈ω•͈ˋ)و

バンやろ|かずあさ(一葵)
刀剣乱舞|こぎなき(雙狐)
排球|及影、月山
A3!|丞紬、みすかず(可逆)

※低產文、常忘記回覆請見諒

【おそ松さん/數字松】Merry Christmas

※作者有OOC的可能


※從11話延伸的數字松聖誕梗


※當成十四一或一十四都可以


※以上,正文開始↓ ↓

----------

這是個充滿過節氣氛的夜晚,整個城市彷彿是沒有黑夜到來,仍是熱鬧的慶祝著。

“啊啊,聖誕節這種節日到底是誰發明的?”即使是不常開口的一松,在這種單身一人便顯得格格不入了點的節日也忍不住低吟道。

“是啊,一松今年也拜託你囉!”

小松用眼神補充示意著,順著那方向過去,一個發著抖的身影在房外的角落蜷縮著,一松僅僅將注意力在那傢伙身上待了會便去準備小松所委託的事情。

其實並不是沒阻止過十四松的。

小的時候甚至陪著他在外面等了許久,結果不僅什麼都沒有發生,還因此得了感冒被其他四子嘲弄了一番。

真是黑歷史啊…

一松在心中如此感嘆。

啊啊,真是的,明明哥哥才更應該去做的事情為什麼要要交到我身上來啊!

再說扮成聖誕老人這種事本來就跟我絲毫沾不上邊啊!

要的話也是代表色是聖誕紅的小松大哥不是嗎?!

千萬種思緒爬上心頭,一松頓時無力的將準備好當作禮物的一大袋棒球擱在地上,然後就這麼坐了下來。

為什麼每次碰上那傢伙自己的想法就特別多呢?明明只是一個心智年齡等於小孩的傢伙罷了。

是說每年都是一袋棒球那傢伙還真不會膩啊。

吶,為什麼呢…?

起身放輕腳步的靠近那傢伙待著的房外角落,外頭的傢伙已經陷入沉沉睡眠,甚至還能聽到有一陣沒一陣本來就不小的鼾聲。

睡了啊,“能在冰冷的地方睡著也很厲害啊…”一松勾了勾嘴角低聲呢喃道,便起身打開另一頭的門扉準備將禮物擺好,卻猛地被一隻不知從何處出現的手抓住,巨大的力氣將自己拉了出去。

“啊呀!果然是一松哥哥嗎?呵哈哈…”

對方露出一副早已預測到的姿態,臉上仍是那往常的笑臉。

“什麼…十四松你…”話語還沒說完便被一把抱住了,不!應該是撲倒了才對。

“痛…啊,十四松你這傢伙好冷啊…”

不悅的抱怨幾句,一松還是替對方拍了拍身上卡著的雪,順便揉了揉自己被剛才那下衝擊給狠狠撞上的腦袋。

“聖誕快樂,一松哥哥!!”對方湊過來用力蹭了幾下,頓時讓一松有抱著黃金獵犬的錯覺。

“什麼聖誕…”“因為啊!…”

不大卻不小的聲音在冰冷的空氣中響起,“一松哥沒有人好好的慶祝過聖誕節啊!”

這傢伙現在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一松驚訝的張開嘴巴,傻怔怔的望著對方。

“而且一松哥哥每年都有實現諾言的帶著禮物來啊!還有每天都陪著我練習揮棒,還有還有啊…”

原來這傢伙早就知道了嗎…

“喂,十四松…”“喜歡你哦!”

如往常沒有光芒的雙眸在視線中放大直到貼上為止,柔軟的東西覆上自己的雙唇反覆的來回移動。

“聖誕快樂啊!一松哥哥!”那傢伙笑著如此祝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