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ぷら

最近樂團沼中
不一起搞樂團嗎?٩̋(ˊ•͈ω•͈ˋ)و

バンやろ|かずあさ(一葵)
刀剣乱舞|こぎなき(雙狐)
排球|及影、月山
A3!|丞紬、みすかず(可逆)

※低產文、常忘記回覆請見諒

【バンやろ/一葵】secret heartache

※捏造有
※大概是葵陽單向單戀一真的故事
※可能會OOC
※時間點大概是在Fairy剛表演過secret lovesick那時
※日文不太好,如果有劇情看錯導致設定錯誤的地方請糾正

換上喜歡樂團的女孩送上的、與往常表演相似的服裝,繫上胸前與圍巾顏色一樣的細蝴蝶結繩,他拿出盒子裡附上的淺粉色口紅,緩慢地、仔細地將雙唇上色,接著,將雙腳套入從未嘗試過的白色高跟鞋裡頭,葵陽一步一步穩住腳步往房間衣櫃那擺放鏡子的地方前進。
在離鏡子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他停下腳步,露出反常般硬扯的笑容,目光離不開鏡子,漸漸模糊的視線仍舊直直地盯著鏡中的身影。

「什麼嘛...根本完全不像啊…」

某天,曾有個女孩到後臺找他,緊張的神情像是會傳染給周遭人一般,使得自己不由得也跟著緊張起來。
那女孩用顫抖的聲音擠出「我有事情想跟葵陽說,可以單獨借用一下您的時間嗎?」這樣的一串句子。
遇到這樣的情況免不了被吉宗嚷個「什麼嘛!這是撞見告白前現場?」的調侃,而在對方與美鄉合力調侃下的目送中,他領著女孩到後臺的一角。
與預想完全不同,女孩羞澀地向他遞了一袋牛皮紙袋,裡頭放著有些重量的物品。
經由女孩口中得知,對方是一位剛起手的服裝設計新手,在工作不順利時,偶然看見Fairy April的演出,得到了不少療癒,能重新振作起來,之後,便日以繼夜的靠著腦中的靈感拼命地製作出一套衣服,只是,那是套女裝。
「雖然是女裝,但是以葵陽的形象製作而出的,希、希望您能收下!」對方彎下腰,做了完美的九十度敬禮。
雖然有些吃驚,但他立即冷靜下來,將自己的疑問傳達給對方,「即使,它不被穿著也沒關係嗎?」
對方倒是露出了可人的微笑,一邊害羞地低下頭,一邊回應著是以葵陽的形象製作的,所以希望能讓靈感來源者收下之類的語句,便再度敬禮接著離開了。
回歸樂團那時,只見吉宗他們已經轉向別的話題聊去,自己便自顧自的起了一句,「對方只是送來慰問品而已。」

久違地,對大家說了謊。

從遙遠的思緒中回神,鹹澀的液體流進口中刺激舌頭,視線依舊模糊,為了不看起來狼狽,他急忙邁開腳步找衛生紙擦拭臉頰,卻一個踉蹌地絆倒在地上。
緩慢地起身,他再度將視線投向鏡中的身影,被濡濕的、半褪去口紅淺粉的嘴唇像是瑕疵品一般,散在一旁的鞋子已斷了鞋跟,不過幸好服裝沒有弄壞……
「嗚……」喉嚨不受控制自顧自地發出嗚咽,他拼命止住情緒,可是腦海中卻浮現前陣子的情景。
又是一個為了找尋一真口中成人感覺歌曲的創作靈感的夜晚,他們再度在大街上邁開步伐。
然而不同的是,他們發現了「她」的身影。
一位身著華美和服,頭髮直而柔順的女孩正倒在大街一旁,還沒反應過來一真已經先採取行動,過程自己已經幾乎記不清,只記得一真送完對方上計程車後,急忙地說了一聲有事就回家了,然後,那首歌便出現了。
第一次如此近的接觸到一真的想法,但在當下自己立刻就明白了,這是一首寫給「對方」的歌,而對象自己大概也心裡有數。
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表演完的那樣的曲子,但當時收到粉絲不少「葵陽這次的聲音好成熟卻很哀傷呢…」等等類似的留言。
明明不該這樣的,卻無法抑制住情緒,那並不是成熟,只是孩子氣的嫉妒心跟自顧自搞失戀罷了。
接著,他在回家的路途上想起那套衣服的存在,即使對他來說是奇怪的事情,但心底卻有強烈的衝動推著他,於是,他便換上了這套衣服。

「葵陽…?」不可思議,一真用著驚嘆的表情盯著自己,接著,咻地一聲身子已經被按倒在地。
「為什麼你…?」「很不像對吧?」喉嚨自顧自地發出聲來。
「嘖…!」對方緊緊的抱住自己,用著低沉的嗓音在耳邊如此喃喃,「這不是…很可愛嗎…嘖!」咋舌後,環住自己的手越來越用力。
「……?」沒來得及困惑完,雙手已經像是回應對方般跟著環上對方的背,然而,卻在一瞬間摟了個空,殘酷地將自己拉回現實。

別再幻想了,這樣只會顯得自己更加悽慘吧…?

「喜歡……對不起……」
早就知曉了不是嗎?自己並不可能成為的了對方心目中那樣的女性,也永遠無法以戀愛對象一樣的存在被納入眼中,但是……
好喜歡你、好喜歡你啊……

「對不起…」
-END-
最近沉迷樂團無法自拔……
當初在讀到Fairy這章節解鎖歌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越聽越覺得或許葵陽會有這樣不顯露出來的一面也說不定。
或許,葵陽會有著「要是我也是女生,能成為一真喜歡的女性那樣的模樣就好了…」的想法,擅自妄想下產生了這篇文。
如果能帶來一點樂趣就好了!!
順便想徵個玩樂團遊戲的小夥伴,如果是一葵同好就太好了!( 冷到在北極挨餓中